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沉睡之森

万年少女心,业余爱历史,自带防腐剂体质

 
 
 

日志

 
 

吾之骑士(兰斯洛特X阿尔托莉亚<——滚娘士郎闪闪乱入有)  

2012-01-30 16:38:56|  分类: 星星大海——其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于是寂寞地鸡血了好几天圆桌二货团传说以后我又自打脸搞出了奇怪的西皮……OTL西皮真的很欠揍慎点!!

[题目其实我完全没想好反正该文只是话唠毫无中心]

[最后一段其实是照抄了大手梗把长江传说里的妹子和挑衅者代换成吾王和闪闪而已]

“早安,吾王。”兰斯洛特恭敬地鞠躬行礼,谦恭的态度就好像迟到的不是被老虎她们拦下来七手八脚换衣服打扮的Saber,而是他自己一样。但等他抬起头来看清面前的Saber以后,纵然是向来以沉默可靠著称的骑士之花,也不禁一时无法移开目光。

“实在是不好意思……”注意到对方一如往常的尊敬里带着稍许的惊讶,正直的骑士王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般地红了脸,“大……大河和凛说今天应该穿便装出来,果然……果然还是不合适吗?”

“哪有的事,真是太适合您了,吾王。”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失礼,骑士努力地收回目光,“那么要去哪里,谨遵吾王命令。”

 

如果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是这么个场景,那一切会不会不同?

身着纯白的盔甲,有着王之称号的少女用剑轻压他的后颈:

“从今日起,赐封湖上的兰斯洛特为骑士。”

“我将遵从骑士道,永远效忠吾王亚瑟。”蓝发少年的身体因为兴奋和紧张而微微颤抖,他紧紧抓住了手里的剑。

“请一定要成为伟大的骑士,为圆桌增添你的声名。”

她的声音始终冷静,凛然而威严,仿佛不带有人类的感情。兰斯洛特在感动之余,心底也带有微微的不解和惶惑。

如果真的是女性,难道不应该是柔软,娇美和可爱可怜的存在吗?就如同他的养母以及养母身边那群侍女一般。听说亚瑟王是以女性之身担负起一国重任时对她产生的那股“我一定要守护她”的怜惜和崇拜之情,渐渐由一种“不知道该如何与她相处”的茫然不知所措感所取代。

正在这时,仿佛是看出了他的紧张,和亚瑟并肩而立的一位少女,微笑着冲他眨了眨眼。那是刚刚将他丢失的剑找回来,使得赐封礼得以顺利进行,也就此保全了他脸面的恩人,亚瑟的王后格妮薇儿。

那一刻圆桌的命运就此注定。

 

亚瑟和格妮薇儿,作为王的一方是最完美最公正的王者,作为王后的一方出身高贵温婉美丽,大概这两个人就是所谓的绝顶般配的存在吧,他一直这么认为,直到格妮薇儿满脸泪水地向他倾吐真心为止。

亚瑟他太冷漠,他的眼里完全没有我!比起他,我更爱我的兰斯洛特!

其实兰斯洛特自觉自己是很不会讨女性欢心的人,和面对女孩子们总能侃侃而谈的同僚高文完全不同,他虽然在女性呵护下长大,却沉默寡言不善言谈,除了乐于帮作为弱者的少女夫人们赶走暴徒,他实在不知道自己能做些什么。所以有着五月玫瑰也无法比拟的美貌,且是全国首屈一指的贵妇,格妮薇儿居然只对他另眼相待,他无比感激。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他不知道自己要如何回报,才对得起她的感情。而另一边,亚瑟虽然高傲,却把他看得比和自己血脉相连的亲属们还高,他也回报以毫无私心的忠诚。亚瑟说要建立一个以骑士道的精神约束所有国民的国度,终止这个国家里漫无边际的战争。和圣杯一样高洁无私的愿望,他和其他的圆桌骑士一样无休止地为了这个愿望而努力着,但是看到格妮薇儿的泪水,兰斯洛特第一次对亚瑟的愿望产生了怀疑。

不能让作为弱者的女性幸福的世界,难道就是完美的世界了吗?

 

“果然不愧是兰斯洛特卿啊。”满意地咬了一口热乎乎的炸面包圈,骑士王感激地看着因为身材高大而特别适合排队抢限量食物的下属。“……说起来你今天为什么一直盯着我看?我脸上沾上什么东西了吗?”说着就伸手去擦脸颊。

“不不,完全没有,在下失礼了,”急忙把目光移开,兰斯洛特开口说的却是不相干的事情,“……吾王这次遇上的master,一定是个好人吧。”因为以前,尽管朝夕相处,却从未看到过她这么满足而幸福的表情,如果不是亲眼看到,大概很难相信这个现在坐在自己对面,和普通的少女没有什么差别,一样会微笑会害羞的骑士王。——嗯也许是除了食量以外。

“士郎吗?”少女嘴里塞满了炸面包,两颊鼓鼓地停了下来,“我很幸运遇上了士郎。……他教会了我,和以前不同的生存之道。”

 

王之道是孤独的,王不懂得人心。有错的人是让格妮薇儿哭泣的王。

但是背负恶名的却是她和自己。

那为何还会在选择了自己认为是正确的道路的时候,每日每夜都被罪恶感所折磨呢?

我和她都没有错啊,我只是想保护她,保护女性是作为她的骑士理所应当的事情。她也没有错,是让她痛苦的王先抛弃了她。

剑栏之战后亚瑟在这个世上消失,传闻中她去了最后的乐园阿瓦隆岛,留下王后和骑士面对整个国家的仇恨和指责。

空有美貌却红杏出墙的败德之女,和背叛了王的信任导致圆桌四分五裂的罪恶骑士。格妮薇儿拒绝了他的好意,以修女的身份远离尘世,她白皙的面孔有如冰冷的大理石,眼泪早已哭干。

想要再见到王,想要告诉她自己的愤怒和不甘——不,不是愤怒,也不是仇恨,而是无法逃避的罪恶感。

自己似乎很久前就忘记了,即使有着亚瑟王之名,她却是真名为阿尔托莉亚的少女。即使是继承了潘德拉贡之名和尤瑟王的血脉,背负着整个国家重担的肩膀依然太过纤细。最初其实想要守护她的,却不知不觉之中将她放在了守护者的位置,贪得无厌地妄求索取,最终将她也逼迫上了绝路。

化身Berserker再次和她见面的时候,想要的其实是对于忘记了最初愿望的自己报复吧。

所以吾王……为什么会流泪呢?

 

“兰斯洛特,对不起。”回去的路上Saber思考良久,终于盯着地上被夕阳拖得老长的骑士影子没头没脑地说出了这么一句。

“……啊?”兰斯洛特那容易短路的大脑回路显然没有因为圣杯战争而得到改善,听到这句话之后的表情和过去参加骑马比武会的时候被人偷袭一闷棍敲在脑袋上的表情差不多,“什……什么?”

“遇上士郎以后我一直在反省,那时候你说我不懂人心,我,我确实是那样的……给你和格妮薇儿都造成了很大的伤害吧,对不起。”直率向来是骑士王的优点之一,而且因为她没有看着骑士的脸,所以也完全没有受他表情的影响,“上一次在冬木市的时候也是,那时候没来得及对你说……你一直是我心中最忠诚最可靠的骑士,从你刚刚来到卡米洛特的时候就是,这一点,到现在也毫无改变。”

如果说刚才兰斯洛特只是挨了一闷棍,那现在他的表情堪比偷窥圣杯被圣杯抓包那一刻的样子。但是命运没有给他重启系统的时间,因为这感人的一刻突然被道路前方某超·闪亮的障碍物给乱入了。

“啊哈哈哈哈哈!这不是Saber吗!果然本王和Saber的命运是被红线联系在一起的!!快乖乖地和本王回家吧Saber!”

“……”少女默默地咬紧了牙关,一边思考着是要骂回去先占口舌之利再付诸武力还是直接揍上去算了,一边习惯性地想召唤圣剑,却突然停住了。

蓝发的骑士挡在了她的身前。行动永远比语言快的兰斯洛特已经换上盔甲,散发着和最强骑士之名相符的强大斗气,声音却和过去一样的温柔文雅。

“不知道我有没有这荣幸成为吾王的代战骑士呢?以吾王最忠诚骑士之名。”

 

【嗯Over吧……因为我觉得下一个镜头小兰会被吾王一脚踹开然后吾王自己亲自揍的毕竟吾王要从纯爷们真的恢复过来还是需要时间的……】

【这文只是想满足一下自己看到吾王放长江咬闪闪的私心而已……还有就是对于fate里面长江对身为女性的吾王居然是那种态度感到怨念吧,长江分明就是一个从来不对妹子动手无节操天然情圣嘛2333(揍)】

【其实写完了才觉得这到底真的是狂剑吗明明是狂滚和士剑比较明显好吗但是请相信我的本意真的是狂剑啊(蹲墙角)本来最后一个镜头还想写成小兰跪下来吻吾王指尖的——吾王!!打人不要打脸啊!!!!】

【本来觉得圆桌搅基还是旧剑和小兰搅比较带感但是F/P一出尼玛那个旧剑劳资怎么都腐不起来啊祝他和绫香妹子百年好合啊混蛋人生赢家loli控!!所以结果只能搞出Saber妹子和长江了长江你要是看到了5次战里面那个少女吾王你就蹲墙角反省去吧混蛋!】

【就“改变了吾王的心境”这点来说我觉得士郎是挺不错的虽然我还是觉得士郎应该和樱在一起……嗯fate我的西皮是枪巴弓凛金剑士樱旧剑绫来着无误】

【其实这文的最初……是因为The Once and Future King第三部里面那个一上来就对亚瑟表白的兰斯洛特OTL被王激励了一句话就深爱上王的骑士快去切腹啦亚瑟你的贞操真的很危险啦(捂脸)劳资真不认识那个小兰你回忆里面的骑士王和实际上那个二货有什么相似之处啦!!!!】

 

 

  评论这张
 
阅读(2243)| 评论(7)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