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沉睡之森

万年少女心,业余爱历史,自带防腐剂体质

 
 
 

日志

 
 

出阵·恋战——少女们,勇敢地改变历史吧  

2011-08-04 23:18:37|  分类: 少女城堡——乙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开始关注这个毫无疑问是因为石头的秀秋,而且作为一个兼职战国控,一看到能追第六天魔王,又恰好借到了PSP,飞扑上去是毫无鸭梨的。说起来的话这个和当年的幕末恋华一样,纯文字有历史,恰好都戳中我的萌点,虽然这个里面的历史基本全部都是口胡,但是看着这些名字还是很给力很dokidoki的~

那么开始剧情,本作的女主芳名华姬,是小国御柳国大名的独生女,父亲病倒,又处在东西军战事一触即发的紧急关头,于是无奈之下公主隐藏身份出门旅行,见机行事,寻找能给本国提供庇护的诸侯。话说从后文看来,设定里这个妹子长得是很漂亮的,这种旅行真的不是送女儿吗!直接就是送女儿吧!但是一边还说这个妹子要回来招赘女婿继承家业所以不能轻易许人……大概连制作组都觉得口胡了,便安排了一位有名的剑豪佐佐木小次郎去给女主当护卫,虽然事实证明,这个护卫除了他自己的线,基本上对妹子的人际交往并不是很上心,妹子和别的男人怎样怎样的时候他都不在,比起护卫,更像老妈子= =但是幸亏有他守着妹子,基本祝言线里男人们想提早扑倒是没可能的╮( ̄▽ ̄”)╭自己对这妹子还是相当喜欢的,这个妹子虽然不能拿起剑守护男人,只能在城里默默地等待他们征战归来,但却是个非常坦率可爱的大家闺秀。

————————以下是传统(?)的分角色吐槽分割线————————

------------------作为甜点控主要就说祝言了--------------

第一个下手的是奥州笔头伊达政宗……嗯好吧我承认我那时候还没萌上三成而另外出于石头的角色不放在第一个攻略的考虑果断对笔头下手了,岸尾的笔头有种温柔的霸道感,如果是中井叔的笔头控的话也许会说不习惯什么的,不过我倒没什么特别的偏好,除了这只笔头的人设和华姬妹子太像以至于认脸综合症的我每次看CG要分辨出他和妹子都要费工夫ORZ……

政宗祝言线其实还是很平稳的,因为妹子是美人,走在街上很招眼,所以奥州乃至全国著名的花花公子政宗少爷一眼瞄上了华姬,将她带回来了。然后,然后(捶地板)政宗少爷他下厨了(dokidoki脸)所以政宗其实不是一个普通的花花公子!他是一个下得厨房宜室宜家的花花公子!!然后妹子每天幸福地生活在政宗的美食和甜言蜜语当中,后来发现政宗是因为儿时生病失去一只眼睛而遭到母亲嫌弃,所以流连花丛,但是遇上了华姬妹子于是觉得人生得到了拯救(吐槽这段你就败了)。这段里面的纠结点是,妹子家国太小,无法给政宗以有力的援助,而她又必须回去继承家业(为啥这点在其他线里面都没提到真心是个谜啊),所以两人的婚事一直被少爷的保姆小十郎不看好。但是最后政宗打下了天下,有了和小十郎磨脸皮的资本,于是他天天蹲在妹子房间里不理政事,最后逼得小十郎下跪求妹子嫁给政宗(超欢乐,小十郎是个好人!),最后举行婚礼,后日谈里面还出现了政宗喂孩子的场景(他们俩将有一个孩子回去御柳国继承家业,所以政宗说要每天努力制造孩子www)。

其实政宗的爆点不在于政宗线本身,而在于几乎所有的其他人的线里面他都会插一脚= =“奥州那个著名的花花公子伊达政宗”乃是所有其他男人为了保护妹子几乎必然要提起的反面教材,也是养了女儿的爹们面临的大敌(汗),信长悲恋线里面他直接来抢人,而小次郎线里面他又当了大好人,总之是一个特别有存在感,让人不由得会说,“萨苏噶笔头”的男人(大雾)。

 

然后就是明智光秀,这个男人……怎么说呢,刚提起政宗公的宜室宜家,但是和茶道书道花道然后上至修墙补瓦下至养生调理无所不能无所不会的长了一张委屈受气媳妇脸动不动就小媳妇委屈表情的银长发光秀比起来,政宗他那点厨艺弱爆了!我几乎都能脑补妹子如果去奥州赴宴吃到政宗公的拿手菜以后回家光秀毫不费力地复制出那道菜的场景(喂)。光秀贤妻不解释啊(滚)!!

故事的开始华姬在住地附近的大概是庙还是什么地方遇上了一位隐居的僧人(哪里不对),这僧人什么都会,于是开始教她书道什么的,华姬妹子回去之后和小次郎一说,小次郎觉得不对了,于是一问,这僧人就是这边的大boss明智光秀(熊吉脸)。说起来这个我很想吐槽啊,光秀线表白的时候光秀说,之前我觉得不应该爱上一个特定的女人啊什么的,你妹!是你先招惹妹子的吧!光秀你这个有罪的……小媳妇!(不对)。光秀线的纠结在于,光秀觉得,天下交给信长是不行的,所以他用尽一切手段都要杀掉信长,为了达到这个目的必须六亲不认铁血冷酷(= =||||我说光秀殿你已经都有像在床边守护生病的妹子这种剧情了,你放弃吧),但是当然祝言线里面不会纠结很久的,光秀表白完了上战场去了打赢了两人结婚了,婚礼上最亮的当然是东军第一花(喂)兼恋战第一NTR之王(给他起这外号的妹子GJ)伊达政宗,拉着妹子的手含情脉脉地说,啊,要是我早点见到,妹子就是我的夫人了……结果当然是被光秀责备了= =其实东军的各位应该已经蛮清楚光秀的本性了吧,西军就没人和信长开这种玩笑(喂你也不看看西军都是些什么人!)。最后的最后后日谈里面妹子安心地坐着,光秀忙里忙外收拾家务带孩子考虑给孩子起什么名字同时想着要是有女儿该怎么防备政宗(囧)HE~

光秀的亮点在于他经常在别人的线里面当反派boss玩监禁play(喂)其实他却是一个善良温柔的好人(囧)……打他的线实在是软到我都不行了(=w=)

 

然,然后我直接绕过了半藏直奔西军去了至今也没开半藏线……半藏感觉是个乐观可靠的角色,小祥在drama里面的伪·华姬腔简直笑死我了www此外结局和特典里面小次郎依然一如既往看半藏不顺眼也是很欢乐。

 

因为下了一个存档,所以西军我先开的是信长公线。西军整体来说,没有东军那么宜室宜家,不走家政路线。信长公比光秀还更像一个好人,虽然关键词是下限,西洋控,金平糖,好尼桑好爸爸(等等这是什么)。信长线的整个过程就是华姬妹子的贞操保卫战啊(小次郎抹泪)……

华姬决定去慕名拜见一下西军的真正首领,本能寺之后还活着的信长,于是羊入虎口了(喂)在近江城外被信长公抓个正着。然后当晚就摸进妹子的房间,还理所当然地说,男人这个点来见妹子你觉得我是来干吗的?妹子一边想着我还得回去继承家业啊啊啊一边又不敢得罪他结果信长公只是第一晚靠着妹子睡着了第二晚和妹子下了围棋……结果第二天还被三成问了,导致魔王吃醋了,说我是比他有趣得的多的男人吧www信长公有事没事喜欢给妹子送点西洋玩意,说要建立一个新秩序的国家什么的其实我觉得他比光秀在这点上靠谱多了啊捂脸。但是虽然信长对妹子不错,华姬还是挂念着家里,于是和小次郎偷偷逃了出去——你们也不看看自己在谁的城里面啊!!三成可能让你们跑出去吗(喂他不是重点)!果然到了大街上就被信长像抓私奔的情人一样双双拎了回来然后说你们是谁我都已经全知道了你们居然敢背叛我魔王逃出去blabla之后妹子坦言要承担全部责任(喂越来越像私奔了是为什么啊)信长公不顾三成的阻拦一剑砍下来砍掉了妹子的头发(我知道很狗血不要吐槽)然后在这一章的附加剧场里面说了一堆你就是把我当魔王看的吧哼哼哼你现在落在嗜血魔王手里了你别想逃什么的……之后就求婚了(咦)。魔王线最后的纠结是妹子被光秀抓走了(……)光秀在兵败之时拖着妹子逃跑当然最后魔王砍掉了障碍抢回了公主(哪里不对)举行了婚礼最后是出现了破廉耻的温泉play(瞬兄脸)要知道我在火车上打出这段儿的时候旁边的小哥一直很有兴趣想看啊!!想看啊!!后日谈里面还有和服滚床单啊!

总之信长线的甜度非常足……信长弄了很多金平糖到处诱拐还有西洋的蛋糕一类互相喂啊喂的……一口老血吐出来……

 

总觉得上一段里面石田三成的存在感意外地强啊……其实按照顺序我下一个打的是小早川秀秋。秀秋走的是……卖萌路线(苦逼脸看了某狸猫)。总觉得这孩子的抱抱和求抱抱CG特别的多(错觉啊喂)。他长着一张漂亮的正太脸,用的声线是软萌萌的正太声,各种缺爱缺治愈的一个孩子。在这么个卖点都是战国强气武将的世界里面,他的存在感不是特别强萌点也不是特别亮。

上来就说这个孩子有双重性格,其实也没有那么严重,他只是时不时要别扭一下。随着故事的开展,这个孩子慢慢开始吐苦水了。曾经被秀吉收为养子,被秀吉宠爱,视秀吉为亲生父亲,但是随着秀吉的亲生子秀赖出生,他就成为小早川,什么都没有了。华姬妹子通过一个挺身挡箭成功治愈了他,他开始认真地担当起自己的责任。要不要背叛西军,要不要背叛自己的朋友石田三成和主君织田信长,还有要如何锻炼柔弱的自己,成为能保护能自己所爱女人的成熟的男人,秀秋渐渐地开始长大。秀秋线结尾部分,打了胜仗的秀秋在城门前和华姬相会,被路过的信长打趣,信长拍着他的肩膀说,你追上来吧,锻炼自己参与政事的能力,成为能和我,三成一起分担政事的男人,小早川家的少爷,这一句话彻底让他完全成为了信长的臣下。(所以说信长是好爸爸(喂))。后日谈里面秀秋的女儿出生,他孩子气地要给三成寄上十封“羡慕我吧”的信件,还有不想让信长见到自己的女儿怕他抢人——秀秋你卖萌卖够了吗喂!!

秀秋线里面为了教育不成器的秀秋,小次郎你辛苦了www这个孩子就像橡皮糖一样死缠着妹子每次都要连哄带劝才去练剑,但是不练好剑就会走入BE……说起来秀秋的BE至今没打,就是不想看到他背叛三成TuT虽然是史实(喂)。

 

不觉得上面一段三成的存在感还是很强吗……我其实既不萌傲娇也不萌不器用男……但是三成他……他完全例外了(一口老血)。说起来梶裕贵不是我(那已经够庞大够无节操的)后宫中的成员(你够),除了奇迹列车的小正太,说不上对他的声音有什么特别的印象,而且之前的cast已经各种华丽,尾巴的诱惑感,寺岛的优雅,诹少的性感,小祥的阳光可爱,广树的游刃有余,石头那是我家本命(此处省略一万两千字),所以我直到很后面才下手攻略三成……然后我就被萌死了(满脸血倒下)。这种开出第三张CG还没有搂没有抱和妹子离得老远的男人(爆)!这种会和妹子上菜场给妹子背晚饭吃的萝卜的男人!这种会老老实实把妹子的父母请出来参加婚礼的男人(记得这个里面华姬父母出声的地方不多反正有一个就是三成线的花嫁典礼)!这种会一手搂妹子一手抱猫咪说自己两手抱花的男人!这种兢兢业业为西军工作,才貌双全人品高尚偶尔吃吃小醋的男人!总之就是可以嫁了!所以小次郎普通ED里面信长papa要把妹子嫁给三成妹子不愿,信长差点暴走问妹子你还有什么不满?——我也想问啊QuQ(滚,小次郎打飞你哦)!

开头其实是很正直的……华姬和小次郎想去探三成的底(妹子选了三成,小次郎妈妈各种欣慰啊!)然后就跑去近江,去了就被抓住了,然后妹子被提审,因为小次郎是著名的剑客,所以三成怀疑华姬是东军的间谍——这里插播一个吐槽,之后的剧情有三成在主君信长面前仍然嘴硬说她是间谍但是又说把她关起来太可怜之类的话,倒是和关原之战里面的三成很像啊,明明知道初芽是间谍,却因为喜欢她而不怪罪她什么的(捧大脸<——你想太多了),有种特别的温柔感。当然我宁可相信游戏里面信长公一针见血的吐槽:你就是觉得她长得漂亮吧!三成红着脸死命否认,却不知道华姬妹子心里也是一样的想法……她也觉得三成长得很漂亮,尤其是她经常在内心OS里面就会提起三成样那绮丽的瞳眸(抠墙皮,老电影的感觉有木有!!70年代纯情恋爱的感觉有木有!)。于是这一来二去看对了眼的两个人郎有情妾有意就是没捅破窗户纸的时候,事情找上门来了。那天先是信长公来访华姬去送茶结果信长公果断TX之结果被三成插进去打断(信长公在那一刻一定有儿子你终于长大了的感慨!),之后三成拉着妹子说了一堆你看要不是遇上我你其实很危险的因为你长得太漂亮又不懂人情,所以这座城里面除了我以外的男人你千万别太靠近尤其是信长大人——你妹啊!你个有了媳妇忘了爹的(大雾)!结果大概是报应(喂),晚上三成的仇人们杀上门来了(所以这游戏总是在奇怪的地方遵循史实),然后在小次郎和妹子的劝说下决定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地……女装逃走(继续抠墙皮,为什么这种不器用的剧情会成为我的萌点!萌点!!)然后在这种艰苦的逃亡生活当中某天三成想自己冒风险回城,路上被妹子追上了……于是两人就此你是风儿我是砂缠缠绵绵分不开了(喂)。三成于是很认真地谈起了婚姻大事说要回老家见华姬的父母什么的,这里还有个重要的戏份是秀秋的,必须两人去找秀秋谈话让他不要背叛(我说看到三成的人生赢家脸为什么秀秋你反而释然了)。

之后么祝言线就一切顺利了呀,三成凯旋归来,然后……信长papa他拿出金平糖,对妹子说,要不要跟蜀黍走啊有糖吃哦跟着三成那种木头男没意思的(大雾),华姬说我又不是能用糖糊弄的小孩子!然后结婚……结婚仪式还要被大家吐槽欺负的三成大人你辛苦了……一路脸红到新婚之夜早上……“总觉得,有点不好意思呢”“今天起请多关照”www——然后秀秋和信长papa闯进来了(熊吉脸)。

虽然三成这个男人不器用,不怎么会说话,喜欢假正经,但是还是觉得嫁人当嫁石田三成啊……同样都是温柔,光秀的总觉有些过分,政宗的带着任性,魔王则是占全了主导地位,而秀秋又显得太不成熟。私心里是觉得三成这种还蛮不硬不软恰好适中的,而且是双方地位相当的感觉。全开后日谈里面夫妇俩的儿子聪明活泼过头的个性一定是像爸爸的(远目)虽然爸爸嘴硬不承认www

顺便说三成的悲恋真的不想谈了……虐得人一口老血……连同悲恋特典都不忘提一下他悲剧的结局啊……

 

之后小次郎,这个新婚之夜第二天正坐在床边认真问妹子疼不疼的男人……看看上面的三成线就知道我没啥好写的了,能提起的就是伊达政宗(喂)政宗公这会儿是各种好人……还有就是小次郎最后全开特典里面他不让女儿带着护卫去走天下的理由是护卫都想扑妹子都不是好人(远目)而且也特别提到了要防止政宗来拐女儿……政宗公是好人www爸爸们不要黑他

 

恋战总体来说差不多就是这样……燃起热情打战国B去了www

  评论这张
 
阅读(557)|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